<rt id="uzqhn"><meter id="uzqhn"></meter></rt>
      <rp id="uzqhn"><meter id="uzqhn"></meter></rp>
      <rp id="uzqhn"><nav id="uzqhn"></nav></rp>
          1. <b id="uzqhn"><form id="uzqhn"></form></b>

            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海邊的平行生活

            海邊的平行生活(節選)
             
            作者:離響
             
            1
             
            眼皮帶著睫毛動了動,像冬眠的蟲子在蘇醒和沉睡之間掙扎。左咪翻了個身,轉向右側,伸出白凈的左手,拉了拉被子,蓋到肩膀上,在這個過程中她的眼睛一直閉著,睫毛輕顫。此時,凌亂的頭發蓋在左臉上,朦朧中,她能聽到自己輕微的呼吸聲。事實上,她醒了,可她不愿意醒來,希望再睡過去。她寧愿沉睡,也要回避生活的灰頭土臉。
            雙層窗簾只拉上了薄薄的一層,窗簾外是烏青色的漸亮。房間內很整潔,時尚的家具,在朦朧中泛著光澤,精巧的蘋果筆記本電腦規整地放在床頭柜上,白色的耳機還插在電腦上, 線蜿蜒著散亂地盤在一起。
            這個房間外是復式公寓的一間客廳,在近門口的一角旋轉樓梯直通一層。客廳里鋪著一張綠色的瑜伽墊,一個跑步機靜立在靠窗的一角。樓下一層也是同樣的格局,不同的是樓下的房間里擺放的是茶桌和書架,書有序地擺放著,五顏六色的書脊,像一個個琴鍵,仿佛你按下去,就會跳出萬千故事來。廚房很干凈,沒有菜沒有米,沒有一絲油煙氣。
            跑車的聲音在樓下拉響,吱——嗡——,這聲音一下又遠去了,樓下的“寶馬Z4”又出去了。
            “別人是染病毒了,他是瘋了。”左咪咕噥著,猛然地,她一瞬間就睜開了眼睛。她覺得她是被自己說這句話的聲音給吵醒了,跑車的聲音只是個模糊的背景。
            “寶馬Z4”是左咪給樓下鄰居取的外號,左咪住21層,他住20層。兩個月前,他突然出現在小區,與他同時出現的還有跑車的轟鳴。
            左咪覺得他是個浪蕩子,經常開著跑車四處晃蕩,裝扮成一副憂郁文青的樣,神經質一樣的在樓上樓下出出進進。有一次左咪在海邊休閑道上看到了他,在熙攘的人流中,他抱著吉他站在路燈下唱歌,神情有點像周傳雄。那晚,回家后,左咪一直聽著周傳雄寫一篇愛情小說。
            左咪坐起身,看了手表,上午九點過一點。透過薄薄的窗紗,她看向外面,青灰的天色,又是陰天,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太陽了。從大年三十,她就再沒出過門,天一直陰沉沉的,太陽偶爾出來,也很快又躲回云層里去了,好像它也怕病毒感染一樣,不肯給這個新年一點溫暖。
            冰箱里除了酸奶就剩下兩片面包,透著冷氣,她真想吃一碗冒著熱氣的湯粉,大年初四誰會開店呢,況且又有病毒,湯粉是別想了。她沒有吃冷面包的欲望,就關上了冰箱。
            她推開落地玻璃窗,一陣冷風鉆進來,她縮著身子走到陽臺上,海面烏藍烏藍的,從21樓看去,很平靜。她知道即便看起來平靜,海水還是流動的,它不會真正靜止,可人的生命會。
            嗡嗡嗡的聲音由遠及近,左咪伸長脖子往外看,紅色寶馬車在沿海邊的路上疾馳而來,很快就從左咪家窗下一閃而過,停在小區后門口一棵小葉榕樹下,挨著左咪的小Cooper。這輛Cooper是左咪自己賺錢買的,這是她的驕傲,房子是母親楊麗送給她的,作為她走文學之路的獎賞。
            很快,“寶馬Z4”就從樹下閃出來,酒紅色的衛衣,黑色的褲子,匆匆忙忙消失在路邊,他一定是從后門進了小區。
            一刻鐘之后,“寶馬Z4”再次開著車飛速離開了,發動機的轟鳴回蕩在左咪的腦海里。左咪覺得在城市里隨便響起跑車的發動機聲,實在是不文明,是極大的噪音。
            在全城都居家隔離的時候,他還真活躍,不怕死的家伙,左咪對著空蕩蕩的馬路撇了一下嘴。她覺得很冷,才發現自己已經在發抖,穿著塑料拖鞋的雙腳麻木中透著輕微的痛感,她趕緊離開了陽臺,把落地窗拉得緊緊的,縮回了自己的小天地。
            腹內空空,感覺很虛弱,她從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揪出最后兩片面包,走上樓梯,樓梯發出噔噔噔的空洞的聲音,像是對寂靜的反抗。
            看著酸奶和帶著冰箱氣的面包,她覺得冷極了,立刻去燒了一壺水。她站在電水壺邊上聽著水壺發出的嚶嚶聲,不一會兒就轉換成咕嚕咕嚕的水泡聲,熱氣扭結著上升,她整個人都跟著暖起來。
            抱著一杯熱水,坐在寫字桌前,打開電腦,點開了音樂,雙眼盯著屏幕,男民謠歌手的嗓音低沉,她立刻換了一個歌單,她養成了聽著音樂寫東西的習慣。
            明明心里有很多想法,卻湊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一杯熱水下肚后,她整個人都暖了起來,可思路像水龍頭被擰上了,只有一滴一滴的水,連不成線。
            她突然覺得泄氣,什么都寫不出。一個朋友推薦了幾部電影,她沒看過,于是,關了文檔,開始搜索其中的一部。
            她一邊選擇電影,一邊在怨恨自己。看電影是逃避,她憎恨自己選擇了這樣的逃避,“直面槍口是傻瓜!”她嘀咕著。片頭的聲音響起來,充盈了房間,片頭總是盡量吸引人的注意力,也更為觀眾所重視,就像新生兒一樣,或者是新的情人,想到新的情人,是因為她想到了左福軍,心里只覺得堵得慌。
            “不知道他帶著那個賤兮兮干什么呢?”左咪想。她有多久沒叫過左福軍爸爸了,連她自己都記不清了。
            賤兮兮是左福軍的新老婆。自從過了五十歲,他就在墮落的路上一去不返了,仿佛是為了清洗楊麗在他身上種下的高雅蠱,他奔著浪蕩的快車一頭撲了上去。他已經換了三個女朋友,賤兮兮是第四個,已經成功領了結婚證。她本是一個嗲聲嗲氣的按摩女,如今成天吊在左福軍的脖子上。左咪覺得左福軍實在讓她丟盡了臉。
            楊麗是左咪的母親,她痛恨一切不高雅的東西,離開左福軍,就像終于擺脫了一只整天尋找腐肉的蒼蠅。分了一大筆錢后,她輕松地過起了自己的小日子,后來,還找了一個長頭發的老書法家,一起過風雅的生活。左咪唯一讓楊麗認可的就是她有時會抱著電腦寫東西,做著一個成為大作家的夢。
            蘇菲·瑪索滿是膠原蛋白的臉在屏幕上晃動。影片的名字非常文藝——《我的黑夜比你的白天更美》,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的片子。
            男主人公讓左咪感到糾結,他對什么都滿不在乎,當他把公司和財產全都給合伙人時的那份淡然,左咪敬佩至極。能窺探別人生命秘密的女主人公總是淚流不止,傾瀉著深刻的悲傷和無力,她的眼睛倒是更像兩個擰開的水龍頭。最終,他們手拉著手走向大海的深處。
            文藝的,理想主義的破滅,左咪突然想到了這幾個字,它們像不速之客突然闖入主人的家,令主人驚愕之后不得不努力迎合。左咪馬上拿出一個酒紅色的小本子,把這幾個字寫了下來,以便寫作的時候偶爾用上,不速之客,需謹慎對待。
            男主人公有北歐人的氣質,臉型消瘦,一雙淺藍色的大眼睛,深陷在眼窩之中,干凈而魔幻。左福軍和賤兮兮也去了北歐,丹麥,挪威還是瑞典,左咪也不知道。在她的腦海中,左福軍那張臉晃動在北歐冰雪的純白世界,有一種滑稽的感覺,這么想自己的父親是不對的,可她就是這么想的。
            “我是一條困在城市里的魚”她在電腦屏幕上打出這一行字。生活在島上,她不懂魚,也不太懂海,離了城市,她不知道該怎么過,自己脆弱到這個地步,在鍵盤上嗒嗒嗒地敲出那些文字到底有什么意義呢?“縱然回到海洋里也會溺死“她又寫出了這一句。
            她拿起一個紅色的皮質筆記本,把這兩句話工整地寫了下來。筆記本已經用了一半,封皮仍是嶄新的。
               
            2
             
            左咪感到很餓,肚子被掏空了一樣,她必須要出去買點吃的存著。出去一次不容易。她沒有買到口罩,幸好她平日里也戴口罩,不是一次性醫用口罩。口罩是真絲面料的,薄薄的,很透氣,可在這個時候,就不安全了。她看到化妝臺上的卸妝棉,正好有大塊的,靈機一動,拿出一片貼合在真絲口罩的里面。
            出門前,她又到陽臺上向外面看了看,安靜的海岸線前,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海邊的石梯上,他一動不動,看樣子應該是一個老頭。這其實沒什么大不了,這里的海邊經常會有人這么坐著,一個女人或一個男人,凝望著海面,或者遠處,像一座靜默的小島。然而,這是新年,一個人在海邊坐著,孤單而凄清。
            2020年的新年,還有跟她一樣孤單的人,情感上的認同,讓左咪覺得跟海邊那個人很近,很親切。
            直到小區門口,左咪都沒遇到一個人。這是個高檔小區,平日人也不多,此時,更冷清。門口的兩盞紅燈籠掛在黑色的鐵門門杠上,很突兀,幸好有旁邊假山和綠植的映襯,才不至于怪異。口罩里面的卸妝棉不太舒服,總是貼在她的鼻子和嘴上,她有些透不過氣。
            一個年紀很輕的門衛攔住了她,用手槍一樣的體溫計靠近她的額頭,“叮”一聲。
            “36度3”他輕快地說,又是“叮”的一聲,給左咪打開了電動門。城市里的聲音無非就是“叮”“鐺”“吱”“轟”“嗡”有數的幾種。在高檔小區當一個年輕的門衛是幸運還是不幸呢?左咪自己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估計那個年輕保安自己也說不好,命運這回事兒誰能說得清。
            海邊的那個人還坐在那里,一樣的姿勢。左咪往路邊上走了幾步,以便看得更清楚。這時,她發現那個人抬起右臂一下一下地揉擦眼睛,他迷了眼睛或是他正在哭泣。
            一陣發動機的轟鳴遠遠地傳來,“寶馬Z4”又回來了。左咪趕快往路邊躲。紅色的車子像憤怒獅子一般沖過來,轉了彎,一頭扎進小葉榕樹下,瞬間就熄了火。左咪看得心跳不已,有一刻,她幾乎相信他會對著她的小Cooper一頭撞上去。
            “寶馬Z4”從副駕駛座上拿出一把棕色的吉他,抱在腰間,他看了一眼左咪,眼神驚慌又冷漠。左咪定定地看著他,連眨眼都忘了,紅色的衛衣,像移動的火焰,在她的眼睛中跳動著,不一會他就走上了石臺,轉眼走上了小石頭臺階,最后,在樹枝的掩映中消失了。
            左咪才把視線轉向海邊,那個人依然在那。她把整個海邊都掃視了一遍,除了那個人的背影,就只有海了,海面浮動著向遠處延展而去,靠近岸的一邊,高樓在灰暗的天空下靜默地立著,左咪微微蹙著眉頭,收回視線,轉身鉆進車里。
            “紅色的,xxx心中的顏色,跳躍的火焰。”左咪在筆記本上寫下了這個線索,“寶馬Z4”穿著紅色衛衣走動的形象出現在她的腦海里。
            左咪開著車進了鬧市區,人影寥寥,車也很少。商場的停車場也不擁擠,她很快就停好了車,直奔超市。商場入口,保安拿著手槍一樣的測溫計在人們額頭上一個個過關,店鋪都關了門,通向超市的通道兩邊都是“消毒”“戴口罩”“不聚會”“少出門”之類的提示語,氣氛凝重。
            超市里人依然很多,看著花花綠綠的貨架,左咪輕松了很多,陌生的人群給她安全感。她買了些面包、泡面和一些簡單的水果蔬菜,拎著離開了超市。從超市出來,茫然四顧,全無去處,只有回家。
            樓下的吉他聲傳進了左咪的家,她一邊聽一邊整理買回來的東西。后來,她忍不住到窗口去,“寶馬Z4”在陽臺上彈吉他,旋律悠長,平靜中透著傷感,還夾雜著點古風的味道。不經意間,左咪又看到了海邊的那個人,依然坐在原處,依然一動不動,好像他從未離開過。正在左咪看著海邊的人時,吉他聲停了,接著是吉他放在地板上震出的“嗡嗡”的余音。很快,一切都靜止了。
            左咪發現“寶馬Z4”也看著海邊,表情像海面一樣難以捉摸。他應該也看到了海邊的那個人。沒有任何聲音,左咪的視線在“寶馬Z4”和海邊切換,“寶馬Z4”看著海邊和遠方,海邊的老人看著海的遠方。
            左咪的手機響了。手機屏上顯示的是楊麗的視頻請求,左咪按下了綠色的接聽鍵。
            “咪咪,你干什么呢?”
            “沒干什么。”
            “可千萬別出去亂跑哦。”
            “街上都沒人,我跑什么呀。你還好吧?不能早點兒回來嗎?也買點口罩什么的。“
            “哎呀,我盡量吧,得看你何叔叔的想法。”
            “呵呵呵……”
            “你多注意安全,照顧好自己啊。”
            視頻結束后,左咪感到更孤單了。她又來到陽臺上,“寶馬Z4”還在,海邊的人也在,他們似乎都沒有動,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天依然陰沉,沒有夕陽,海面烏青,像不純粹的黑藍墨水。
            直到一切都暗下來,海邊那個人才慢慢地站起來,無疑他是個年紀很大的老人。他沿著海邊走了一段,在灰暗的天色下徑直拐向馬路。左咪看到他沒有遲疑地往旁邊小區的方向走去,他是住在旁邊小區的。左咪從沒見過他。
            “寶馬Z4”和吉他都從他的陽臺上消失了,只剩下一把藤椅和一張小桌子。
            打開燈,左咪覺得很不安,一天就這么過去了,她的文章還停留在原處,光標在閃動,大腦卻停滯。
             
            3
             
            第二天,一早,左咪一起床就跑到陽臺上,她又看到了那個人,穿著和前一日同樣的衣服,坐在同樣的地方,連姿勢都沒變。
            大年初五,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日子,左咪的奶奶在世時,從不允許家里人正月初五以前出門。算來奶奶過世已經三年多了,左咪再也沒有過一個像樣的年。
            左咪對那個人的好奇心大起,她決定如果第二天那個人還出現,她就去跟他打招呼,聊聊天,說不定會有個好故事可以寫。
            樓下又響起了吉他聲,嗡嗡錚錚地傳上來,聽聲音,這次“寶馬Z4”是在房間里彈。“寶馬Z4”也是跟左咪一樣,一個人生活。
            事實上,左咪對音樂一竅不通,寫作時聽音樂全憑個人喜好,算是氣氛烘托。“寶馬Z4”彈得調子濃烈而沉郁,很符合左咪的心境,只是內心有奔涌的大江大河奔涌沖突,也全無出口,在偌大的城市里,她比籠子里的鸚鵡還安靜,更像一只寵物貓,連伸腿展腰都是懶洋洋的。
            吉他聲停了,樓下很安靜。左咪沒有聽到跑車“吱——嗡”的轟鳴,她幾次到陽臺上,向下張望,紅色的跑車安靜地停在小葉榕下。
            快到中午的時候,左咪發現老人不在海邊了。
            “老頭,是一條回不去大海里的魚,只剩下凝望。”左咪在“我是一條困在城市里的魚”旁邊記下了這句話。
             
            整個下午都很安靜。晚上,左咪正看電影,突然間停電了,屋內瞬間陷入黑暗,幸好電腦中還有電,屏幕放出熒熒的冷光。
            左咪跑到陽臺上,樓下竟然有光,估計“寶馬Z4”家里有蠟燭。左咪差點兒就對著樓下大喊,想借一根蠟燭,她躍躍欲試,幾次走到陽臺上,都沒能開口,她甚至還想過到樓下去敲門,不過,這太冒風險了,樓道漆黑一團,電梯也停了。
            她在電腦前坐了一會兒,電腦的電量只有60%,得省著。再次往陽臺上走的時候,她發現樓下的光更亮了一些,她快步走過去。一支防風燭臺放在陽臺上的小桌上,是那種復古的樣式,類似阿拉丁神燈,這時候,左咪對“寶馬Z4”真是只能刮目相看了,她開始質疑她對“寶馬Z4”浪蕩子的定位。
            左咪決定試一試,趁著“寶馬Z4”沒在陽臺上,她可以對著下面喊“hello”“你好”這樣的問候語,如果他出現了,正好借蠟燭,如果他不出現,也不至于太尷尬。
            “hello”左咪用不大的聲音說了一次。
            “hello”她的聲音又提高了一點。
            “hello,hello”聲音又大了一些。
            “hello,你好。hello,你好”她一連說了好幾遍,聲音也很大,就像是在鬧著玩一樣。猛然間,“寶馬Z4”出現在陽臺上,他伸長脖子仰頭往上看。
            “對不起。”這是左咪的第一反應,“我想向你借根蠟燭。”
            “拉一根繩子下來。”他說。
            左咪立刻回去,家里怎么會有繩子?她看到衣架上的一根細長的絲巾,于是又找來另一條,把兩條打結接在一起,拉著一頭送了下去,立刻,圍巾的另一頭就有了動靜,他應該是在捆綁蠟燭。
            “好了,你把胳膊伸出來,慢點拉,別碰斷了。”“寶馬Z4”的聲音從下面傳上來,左咪覺得他的聲音還挺好聽的,跟在海邊唱歌時有點不一樣。
            當她小心翼翼地把圍巾都拉上來后,才猛然想起來自己根本沒有打火機,不過,很快地她就發現在蠟燭邊上捆著一個小東西,竟然是打火機。
            當她滿心感激地把蠟燭點燃后,才想起來,沒有打火機,還可以用廚房里的燃氣,不過那也要下樓才行,無論如何她很感謝“寶馬Z4”。
            坐在火光跳躍的蠟燭旁,她開始考慮回報“寶馬Z4”的方式。她想起母親之前留下的上好葡萄酒還有極品咖啡。她端著蠟燭一步一步地走下樓梯,在酒柜里拿出了一瓶,又找出了一包咖啡,把它們裝進一個結實的袋子里,回到了樓上。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竟然拿起一瓶淡香水輕輕地在袋子的一角噴了一下,那瓶香水有個好聽的名字——邂逅。
            她急不可待地把絲巾的一端在袋子的提手上系了一個活扣,然后小心翼翼地送了下去,這次她沒有出聲,悄悄地等著,下面沒有動靜,她把絲巾的另一端系在陽臺欄桿上。然后,快速地離開了陽臺,來到另一個窗口,從那個窗口,她可以看見“寶馬Z4”的陽臺,他不在陽臺上。
            她覺得在窗口一直看著,有點不合適,于是就放松心情,讓自己冷靜下來,回到電腦桌前坐下來。
            又過了一會兒,她悄悄地,像一只貓一樣來到陽臺上,伸手拉了一下絲巾,依然有重量,她心里一陣難過,下面依然有燈光,難道他不接受嗎?
            她決定不再動那根絲巾,回去好好寫作。于是,她坐回電腦前,把屏幕上愛情故事的情節往下推。
            主人公到底會不會擁有愛情呢?左咪站在她虛構的人物的情感岔路口前。一定不會,世上的事情哪有那么完美,楊麗和左福軍就是個例子,即便曾經愛,后來也會遭變故。
            愛情要虐才顯得美,才會有完美,她笑了一下,這只是賺取觀眾眼球的電視劇本,在真實的生活中,虐也是虐了,不一定會有好的結果,何況還有很多是算計衡量過的經營。也許現實太殘酷,所以人們寧愿在電視劇里為別人感動。在這樣的情緒中,她竟然思路順暢,洋洋灑灑地寫下去了。
            蠟燭已經燃一大半,電腦的電量只有10%,她合上了電腦。
            再次來到陽臺上,樓下的燈光已經沒了,陽臺上一片黑。左咪心情沉重地把絲巾拉了上來,她聽到塑料袋碰到墻壁的嘩聲,才想起來要小心些,袋子里裝的是玻璃酒瓶,會碰碎的。猛然間,她發現塑料袋的重量不一樣了,這個要輕很多,她快速地打開袋子,里面裝的不是酒和咖啡,而是兩瓶果汁,一瓶藍莓汁,一瓶蘋果汁,還有一張字條。
            字條上只有“謝謝”兩個字,落款是周宇。原來“寶馬Z4”叫周宇。左咪如釋重負,她提著袋子轉圈,高興得一下子撲到床上,偷偷地笑起來。
             
            4
             
            朦朧中,跑車的轟鳴聲響起,很快又消失了,在左咪的大腦中一閃而過,沒有證據,只有瞬間的感覺,一切又靜止了。就在左咪又要進入睡眠的時候,跑車發動機的轟鳴在她腦中再次響起來,左咪一下就醒來了,腦中有一個念頭:這么早“寶馬Z4”就出門了。
            臺燈亮著,說明后半夜就來電了,物業的保障工作很到位,待在家里,沒有電她真不知要怎么過。
            “寶馬Z4”的名字是周宇。電腦桌上蠟燭已經燒干了,玻璃杯上四處都是白色蠟油,一道一道的,杯底上一灘蠟油中間臥著焦黑色的蠟捻。兩瓶果汁整齊地并排放在桌子一角。兩條絲巾間的結還沒有解開,塑料袋還在椅子上,左咪能聞到香水的味道,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若不是眼前的景象,她一定會把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誤認為是一場夢。
            想到朦朧中的跑車的轟鳴,她趕緊下了床,披上外衣就往陽臺上走,小葉榕樹下空空的,旁邊是自己的車,從樓上看去像巨大的玩具。
            左咪再次確認了時間,2020年1月30日,早上6:28分,她想象不出周宇這么早出去干什么。
            她給自己弄了一杯咖啡,吃了兩片紅豆吐司,突然覺得無所事事起來。不能再看電視劇,那會讓她不分日夜地看下去,幾十集一口氣看完,接著會是另一部,還會有第三部第四部,直到她自己看得都覺著膩煩,不然就很難停下來。也沒有靜下心來看書的欲望。她本是一個喜歡宅在家里的人,喜歡安靜,總嫌城市吵鬧喧囂,可現在她很想出去,到茶水吧坐一會兒,跟很多人待在一個地方,而互不打擾。
            左咪在樓上一看到海邊那靜靜的身影,她就有一種沖動,走近他,去看透他的內心,挖掘他表情背后的故事,如果能像一個實事求是的記者一樣,沖到第一線,跟他聊一聊是最好不過的。
            她挑選了米灰色調的衣服,這顏色不跳躍。如果不想讓牛攻擊,就不要穿紅色的衣服,如果不想在黑夜里隱藏,就用不著蒙上黑色面罩,想接近一個孤寂的陌生人,衣服的顏色必須謹慎。
            左咪盡量若無其事地走向海邊,雖然海邊是公共的,她也覺得是打擾了那個人的清靜,一個能在海邊一連坐幾個小時的人,沒有理由歡迎一個突然的闖入者,她想她能理解那位老人的心情。
            靠近海邊的時候,她向遠處拐了一些,盡量給那個寂寞的先來者一個適應的空間。
            現在,她能確定坐在不遠處的人是一個老頭,一張蒼老的臉,茫然地看著海面,有時候他的視線也會改變方向,但頭基本不動。
            發現這個人竟然如此之老,左咪猶豫了,她放棄了想跟老人說話的想法。她悵然若失,幻想著自己能在這個海邊的孤獨者身上發現瑰麗的弧光,卻不想他只是一個風燭殘年的普通老人。不過,對于一個寫作者,海邊老人也是一個可以保存著留待以后使用的形象。
            她同情老者,卻懼怕接近老人,害怕發現年老之人的內心。
            海面空渺,看不見一艘游輪,特殊時期,全國人都隔離在家,各自潛居,連大海都靜了,更加神秘莫測,像蟄伏的巨獸。
            跑車的轟鳴聲又響起來,她立刻轉頭,紅色的跑車在路上快速移動著,隨后完美地轉了個彎,停在小葉榕樹下。左咪看了一下手表,正好是上午11點鐘。遠遠地,她看見周宇背著吉他,快速地走向小區門口。他換了衣服,穿的是一件灰色上衣,依然是黑色褲子。
            老人還保持著一個凝望者的姿勢,好像跑車的轟鳴聲沒有對他造成任何打擾,那么他對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這么淡然了嗎?他能不能聽到海浪的聲音或者遠處航船的汽笛聲?
            沒有風,海面出奇的平靜,漣漪輕悠悠的,左咪感到疲乏,身體軟綿綿的,她突然感到無比煩躁,希望有一陣狂風吹來,讓海動起來,波濤撞擊礁石,發出聲響,然而,一切都是平靜的,她轉身離開了海邊,慢慢地往回走,回到房間里去。
            一個女作家要有一間屬于自己的屋子,這是伍爾夫說的。房子是有了,窗外還有一片海,可是她是一個作家嗎?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作家嗎?無論如何,她得回到房子里去,在音樂的嚶嚀中得到內心的安靜,用文字創造屬于自己的世界。
            ……
            “一條魚會懼怕老去嗎?無疑是懼怕死亡的。年老就意味著死亡。”
            “我以為自己是一條魚,卻沒有魚的純粹……一條困在城市里的膽小的魚,只會回到房子里。”
            午間,一切都安靜得不像個樣,左咪打開音樂軟件,把聲音調到最大。
             
            5
             
            當左咪的身影出現在海邊的時候,張軍榮抬了抬他沉重的眼皮。左咪無疑是打擾了他,他的世界很早前就開始陷入到空洞孤獨的旋渦,這是一個人年老的代價。
            這么一大早看到一個年輕女孩在海邊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按說,這個時間,年輕人大都還在蒙頭昏睡。
            雖然他不太喜歡有一個人突然出現,不過,他連眉頭都懶得皺一下,他已經八十五歲了,幾乎是順順當當過了“七十三八十四”兩道能埋葬他這把老骨頭的大坎,世界還有什么能讓他輕易皺一下眉頭的呢?
            年輕時他了解世界的運行方式,胸有成竹,生龍活虎。可是,后來,他就一天比一天慌張了,世界變化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年齡增長的速度,超越了他所有的人生經驗和智慧,以他無法理解的方式運行著,對他來說世界已經足夠瘋狂了。
            在他的生活里,老人消失了一波又一波,年輕人竄出了一茬又一茬。太陽還是太陽,大海還是大海,村莊卻不再是他熟悉的村莊,城市也不是他熟悉的城市。
            他是被電視和手機擠出了家門的,待在家里,更加孤單。電視上全是些花花綠綠的東西,年輕的男女喪失了自然和健美,胭脂水粉晃得他眼花,完全沒有老年人的位置。家人不是拿著手機看,就是盯著電腦,而對這些時髦玩意,他沒有任何興趣。
            起初,他看不慣年輕人的一切,當他看不慣的東西像狂風中的怒濤一樣一疊又一疊地向他拍過來,他就只能感到恐慌,如同一個哮喘病人跟著長跑運動員,忍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竭盡全力后還是徒勞無功,只能看著眼前的背影空喘息。他放棄了抵抗和理解,在海邊找到了平靜。
            這個女孩突然出現,是他沒有想到的,一連數日這片海好像都屬于他一個人了。突然有人出現,而且是個年輕的女孩,他一時很不適應。只好靜靜地看著海面,靜觀其變。
            海邊,水在眼前涌動蕩漾,往遠處,渺遠的海天一線,讓他心里生出無數遐想,也讓他心中升起蒼涼來,回憶一生的路,竟總結不出一條確切的意義來。
            年輕女孩穿著淡灰色的風衣,風衣很寬敞,沒系扣子,白色的運動鞋很顯眼,她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徘徊,向海面的遠處眺望。張軍榮盡量不去關注那個女孩,垂下眼皮,或者目視遠方,視線越過海中的建筑基地,向遠處的天空延伸,或者稍稍向另一邊轉動目光,掃視高高矮矮的建筑群,這是時代的榮耀,沒有翅膀的人安居在空中已是平常。張軍榮無法為這些建筑喝彩,他到了分不清好壞的年紀了,活著就是活著而已。
            跑車轟鳴聲在張軍榮的大腦中一閃就過去了,一切又恢復平靜,聲音從一條線,變成一個點,消散而去,他在心里暗自責怪汽車的轟鳴聲,驚動了他衰老的心。不過,在他的內心世界里,一切都像是虛幻的,這聲音也虛幻不真。當他回想起兒時,已經無法清晰地勾勒出一個農村少年,回憶中,脖子上戴著銀圈的男孩,嬉戲捉魚,田里山間。越過歲月長河,好像那少年不是他自己,而是那個年代山村男孩普遍的形象,很遠,又很近。生命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他跨越八十五個四季,就要走到路的盡頭,能做的只有在心中悵然回望。
            他的心就如同面前的海,海面一時微微靜止,轉而又洶涌地動起來。
            他猜不透那女孩子到底想干什么,她只是徘徊著,一會把雙手插進衣兜里,靜靜地站住看海的遠方,能看到什么呢?他自己也什么都沒看到,正因為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才會固執地想繼續看下去。過一會,她又會走動起來,仿佛有心事,又像在尋找什么。年輕是寶貴的財富,他這樣的殘燭尤其羨慕,面對一個年輕的女子,也只好垂下老邁的眼皮。
            年輕的女孩離開了,海邊又只剩下他自己了,人生中有很多個時刻,明明周圍人影憧憧,家人陪伴,可你只覺得剩下自己了。
             
            6
             
            “一只背著殼的蝸牛”這幾個字反復出現在周宇的腦海中,這是他對自己的評價,蝸牛和殼本是一體的,可他就覺得要加上“背著殼”這三個字才夠味道。因此在開車的時候,他喜歡速度快,他不喜歡在城市的擁堵的路上行駛,高速路上勉強可以。他做事利索,不拖拉,彈吉他也不愿拉長調。他一直在追趕著什么,具體的是什么東西,他也不確定,他想甩掉敲碎背上的殼,可是他摸不到那殼,它沒有固定的形態,用流動的空氣一樣的狀態壓著他。對于生活,他有自己的理解,前方不是遠方,前方是結束,一次又一次的結束,所以只好向前,這是一種無法跟別人交流的灰色思想,理解不好,就會變成思想垃圾,負能量。
            周宇從陽臺上往上看,樓上沒有動靜。想到頭一天晚上的事,他不由得露出笑容,樓上那女孩還挺有意思的。在枯燥重復的日常生活中,樓上樓下發生的這點小事情,算得上是一件很浪漫很溫暖的事情,給生活憑添了一抹情感的色彩,沒想到陽臺還有這樣的用處。
            咖啡和酒都擺在桌上,都是高檔貨。他燒了一壺熱水,沖了一杯咖啡,咖啡香氣濃郁。他端著杯子來到陽臺上,靠著欄桿向遠處望,海邊有兩個人,一個坐著,一個站著,彼此相隔大概有十幾米遠,他們該是互不相識。
            那個坐著的人的背影他是常見的,那個女子卻很陌生。從二十樓往海邊看,直線距離隔得遠,他看不太清,不過,可以看得出那是一個纖巧的女孩子,烏黑的短發被偶爾吹來的海風吹得飄動著。
            他一口一口地喝著咖啡,有意無意地看著海邊,看人,看海。Cooper還在樓下停著,樓上的女孩應該沒有離開,他想不出一個女孩每天在家閉門不出都干些什么。
            他多次遇到過樓上的女孩,只是從沒有說過話,因為完全沒有說話的必要。所以,面熟而陌生,算是樓上樓下的陌生的熟人,如果不是停電,估計不會有交流的機會。同乘一部電梯,你心里想這個人不錯,你有跟他交談認識的欲望,可直到從電梯出來,你都沒有開口,臉上表情平靜,如同一層厚厚的冰,封著底下漾動的水,水里的魚。
            海邊坐著的老人仍然在原處,女孩在原地徘徊,和另一個人保持著安全舒適的距離。女孩總是轉頭去看那坐著的人。她完全可以走過去,如果她想跟那個人說點什么的話。周宇期待著她能邁出腳步,走過去。
            那坐著的老人會是什么反應呢?
            這時女孩轉過身來,面對著高樓,她抬頭向上看,她在尋找什么,還是只是無法走向那坐著的老人而做出的無意識的動作呢?周宇覺得她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從距離上看,她完全能看到他模糊不清的身影,至少她能看見一個人站在陽臺上。
            這片海,因這兩個人的存在而鮮活起來。
            周宇看不清女子的面貌,他希望能看清她,是怎樣一個女孩獨自在海邊徘徊猶豫。這時,他發現女孩往回走了,那坐著的人依然不動,背對高樓,面向大海。
            她慢慢悠悠,一會兒看看這,一會又扭頭看看那,周宇的心跳開始加速,他感覺那個女子就是樓上的鄰居,像一陣春風吹來,他的心里有一片欣喜的波紋拂過,他還不知道鄰居的名字,一定要問問她。
            女孩慢慢走近了,她在路邊停了下來,若有所思地看著樹下的車。
            汽車之間的距離比人之間的距離還近,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感到自己的幼稚。等他回過神來,發現她已經不在了,估計已經進了小區。
            老人依然在海邊。周宇見過這位老人,住在另一個小區,總是獨自在小區和海邊往返。他蒼老得讓周宇難過,稀疏的頭發,貼著頭皮齊茬剪掉了,走起路來還算精神,不是那種向歲月妥協的老人,可即便如此,老人的樣子仍然能讓人想到歲月將盡。
            他沒有聽到樓上有走動的聲音,或許她還沒進門。
            這時,老人站起身來,他微微彎下腰,敲了敲腿,又像一只恢復了知覺的蝦一樣慢慢地站直了身體,接著就一步一步地往回走。周宇一直看著老人,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范圍內,并不是他對老人有興趣,此時,在這片海灣,除了這孤單的老人,還有什么值得注意和思索呢?
             
            7
             
            回到家里,左咪感到很渴,打開周宇送的藍莓汁,喝了幾口,就往陽臺上走,她發現老人已經離開了海邊。
            出去轉了一圈,總體感覺還不錯。
            她離開陽臺,回到房間,躺在床上,舒適地伸展著四肢,她又想到了那個老人,總有一天自己也會跟那個老人一樣,這就是人的宿命,況且她還要有命活那么久才行,能活到很老很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單是一個小小的新冠病毒侵入人群,很多年輕的生命不就消失了嗎?其中還有醫生和護士,生命是脆弱的。
            想到這些,她的情緒一下低落了,剛剛從海邊帶回來的輕松感瞬間煙消云散。
            她突然很想楊麗和左福軍,他們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
            她從床上爬起來,打開微信,翻看了母親楊麗的朋友圈。還好,她沒高調地炫耀她在外國的快樂生活,畢竟國內疫情這么嚴重。
            她又翻看了左福軍的朋友圈,他倒是還知趣,只拍風景,人不出現在上面,也沒有“賤兮兮”那張網紅臉。
            “什么時候回來?“左咪給左福軍發了一條信息。他應該不會很快就回復的,左咪把手機放在一邊,看著天花板,靜靜地待著。她實在也不愿翻看微信,朋友圈,公眾號,滿屏傳遞著病毒感染的消息,猜測、批判、謠言,已經讓她眼花繚亂。別人喊加油的時候,她是否要趕緊亮開嗓子?別人口誅筆伐的時候,她是否能代表正義?左咪是迷惑的,因此她得保持沉默,等著時間對一切的凈化。她想這并不是處理事情的最好方式,是消極的等待,可除此之外,她再也沒有與世界和諧相處的好辦法了。
            她再次打開微信,已經是二十多分鐘后了。她發現左福軍竟然很快就回了微信。
            “還要一段時間”“你自己注意安全,沒事別出門”。
            左咪看著這兩條短消息,下意識地嘟著嘴,不出她所料,他是不會這么快往回跑的,尤其是這個時候。
            “不就是一個小病毒嗎?什么大不了的。”這是左福軍離開前微信里跟左咪說的。左咪把聊天記錄向上翻,看到了這一條。
            “他一定是以為這是夢呢,睡一覺醒來就沒了,呵呵。”左咪自己嘟囔著,“沒想到噩夢成真。”她長長地嘆了口氣,“啥時候才能結束呢?”她看著白白的天花板,心情壞到極點,以至于無法表現出憤怒或其他任何情緒來。
            “你們能開心起來嗎?”過了很久,左咪又發了一條消息過去,這是句帶刺兒的話。這次,她沒放下手機,一直亮屏等待。
            一刻鐘后,她沒有收到回復,不過,她想左福軍一定看到了她發的東西,或許他生氣了,或許他內疚了,總而言之,他是不知該如何回答自己女兒的責問吧。
            這時,左咪很想跟楊麗視頻。最后,她還是選擇發微信。
            “什么時候回來?”跟左福軍同樣的問題。
             楊麗的視頻邀請馬上跳出來,還是媽媽親近,不像左福軍,重色輕女,左咪想。
            “咪咪呀,我過兩天就回去了,你何叔叔這兩天正忙著買口罩呢,我們買好就帶回去。”
            “那你可多買點啊,國內現在口罩少。很多人都買不到,我自己都還沒買到呢。”
            “那你可千萬別出門,你這孩子!怎么不早說呢?我問問看誰有,先送幾個給你,哪怕一個也好,先用著。”
            “不用,我有辦法,我不是還有之前的真絲口罩嘛,里面放一張大片的化妝棉應該也行,再說,我也不出門。”
            “那好吧,你要注意安全啊。”
            “嗯嗯,你們盡量多帶點,人家好多人都從國外帶口罩回來捐給武漢。”
            “我知道,你媽媽我這點覺悟還是有的吧,再說你何叔叔也不是自私的人呀。”
            “我為你們驕傲。”
            楊麗笑了起來。
            左咪又和母親說了幾句閑話,就掛斷了視頻。
            和母親視頻后,左咪非常開心,仿佛世界在片刻間就亮了起來。在這種好心情下,她開始想周宇,不知他在家干什么,這時,樓下又響起了吉他聲。
            ... ...
             
            刊于《草原》2020年第11期
             
             
            作者簡介:
             
            離響,蒙古族。海南省作協會員,海南創意文學院秘書長。在《綠風詩刊》《陽光》《百花園》臺灣《人間福報》《世界日報》等報刊雜志發表中短篇小說、散文、詩歌若干,創作出版海南故事系列叢書《海南歌謠的故事》。
             
            作者:離響
            來源:草原
            https://mp.weixin.qq.com/s/jepEQHDrVr0LadEv-ekl7A
             
             
            重庆福彩网 www.tauntonweb.com:扬中市| www.xpj88658.com:镶黄旗| www.stephanielajoie.com:齐齐哈尔市| www.jnwfm.cn:井冈山市| www.damasio34.com:顺昌县| www.fxptgs.com:奉化市| www.friesenabmeyer.com:安义县| www.aujardindesgraines.com:利津县| www.topmrs.com:津南区| www.fartion.com:巩义市| www.dcwt.org:牡丹江市| www.tagged-login.com:安义县| www.commandotech.com:吉木萨尔县| www.nwpglobal.com:屏东县| www.zxtyw.cn:衡水市| www.mmnnb.com:兴宁市| www.listensoulution.com:义马市| www.zj-hxjj.com:长子县| www.maestroluggage.com:绵阳市| www.bebeksekeri-tr.com:长泰县| www.sxzyfsh.com:嘉祥县| www.gfcf14greendream.com:玛纳斯县| www.tangyangshop.com:肥西县| www.afterindia.com:潮安县| www.club-editeur-web.com:康保县| www.g6552.com:腾冲县| www.zxqmw.cn:聂荣县| www.dlm-music.com:庆阳市| www.findadetoxnow.com:平果县| www.802248.com:寿光市| www.yjkj1588.com:土默特右旗| www.evbpower.com:通许县| www.inkedcreatively.com:松桃| www.eccacaceres.org:松阳县| www.ermanufacture.com:琼中| www.yzabtattoo.com:漳浦县| www.reward-risk.com:琼海市| www.barattu.com:盈江县| www.tianluzaojia.com:河津市| www.divided-games.com:钦州市| www.cp3380.com:阳曲县| www.lvs-play.com:塘沽区| www.extreme-projects.com:宁安市| www.jpgdu.com:土默特左旗| www.cp7781.com:苍南县| www.haosenmy.com:忻城县| www.afewbestmen.com:常山县| www.purefitnessoc.com:开原市| www.sproutstudio.net:宁陕县| www.canproimmigration.com:余庆县| www.supplementstestosterone.com:青河县| www.corpicontusi.com:会东县| www.913820.com:敦化市| www.9908899.com:乐亭县| www.fm556.com:象山县| www.180xu.com:江门市| www.soft-file.org:军事| www.northgateterrace.org:马尔康县| www.myspaceproxyace.com:张家港市| www.clutchsdelpotosi.com:阳东县| www.bearmouthrvpark.com:阿瓦提县| www.shaileshsinha.com:乌拉特前旗| www.snowkeyice.com:石台县| www.huanhua168.com:英德市| www.305182.com:峡江县| www.hg18345.com:修武县| www.xuanfengling.com:渝北区| www.alldownloadstuff.com:会宁县| www.alphaaidtraining.com:阿瓦提县| www.586652.com:安化县| www.liangjiangsihu.com:高要市| www.marcandreboivin.com:通城县| www.npathfinder.com:荣昌县| www.rphstc.com:巴彦淖尔市| www.sp533.com:康乐县| www.coralgablesrealtor.com:郓城县| www.accommodations-around-the-world.com:浦北县| www.sangox.com:高雄县| www.holistichealthtalk.com:夏津县| www.scdhfl.com:宣汉县| www.videodownloadming.com:开鲁县| www.laithu.com:天镇县| www.fotoprincipediano.com:庐江县| www.petsupplydistributor.com:分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