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zqhn"><meter id="uzqhn"></meter></rt>
      <rp id="uzqhn"><meter id="uzqhn"></meter></rp>
      <rp id="uzqhn"><nav id="uzqhn"></nav></rp>
          1. <b id="uzqhn"><form id="uzqhn"></form></b>

            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新世紀二十年中國散文創作走向

            新世紀二十年中國散文創作走向
             
              “新世紀文學”轉眼已過二十載,它走過了21世紀五分之一的時光。自這個概念被提出以來,它得到了熱烈討論和廣泛使用,文學創作與研究由此進入一個不同的場域和歷史時期。對此,雖有不少研究成果,也有從兩個十年的角度進行思考,但“二十年”的整體感不強①,從二十年的發展進程整體研究散文的更少。“新世紀20年中國散文”至今也成為過去時,與以往相比,它到底發生哪些變化,有何需要調整和改變的,這是值得深思的一個重要問題。
             
              一、從散文家創作到全民寫作
             
              長期以來,散文主要是由散文家進行的創作,雖然也有其他主體參與其中,但散文家創作散文仍是主要的。新世紀以來,這一狀況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創作主體空前繁榮壯大起來,經過二十年的發展變化,全民寫作成為散文創作的新動向。當然,從創作主體看,新世紀的小說、詩歌等文體也有大眾化寫作傾向,但其遠不能與散文相提并論,散文文體在新世紀成為最具大眾化并為全民關注和參與的文學形式。
             
              小說家、詩人、戲劇家紛紛開始大量寫散文。嚴格意義上說,純粹的散文家是很少的,至少說幾乎每個作家都能寫散文,因此很難將散文家與其他文體作家決然分開。像魯迅、冰心、茅盾、巴金、林語堂、孫犁、汪曾祺、王蒙、李存葆、馮驥才、史鐵生、賈平凹、韓小功、張煒、鐵凝、遲子建等幾乎都是小說和散文的兩棲作家,郭沫若、臧克家、艾青、余光中、牛漢、公劉、席慕蓉、舒婷、翟永明等又是詩與散文并肩,老舍、巴金、魏明倫等在戲劇創作的同時也寫了不少散文。不過,也應該承認,在21世紀之前,更多的小說家、詩人、戲劇家并沒寫太多散文,即使寫也是將散文當“余事”,是在小說、詩歌、戲劇創作后的“閑筆”,有的甚至不將散文當創作,這也就帶來其散文文體的憶舊性質和邊緣化敘事的特點。我們今天將20世紀八九十年代巴金的《隨想錄》和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當作標志性散文文本;其實,二者都帶有“隨意”和“余事”的特點,是小說家和學者的“副產品”,以“散文”的標準進行衡量還有明顯不足。如林非直言《隨想錄》在“誠摯與真實”中有“天真的神情”,“在追求思想的深刻性方面有著明顯的不足”②。然而,新世紀以來,很多小說家、詩人、戲劇家將散文創作開始視為“主體”和“正事”,且其創作量暴增,質量上乘,并產生強烈的沖擊波和震撼效果。如李存葆在20世紀80年代以小說《高山下的花環》引起轟動,90年代中期開始轉向散文創作,到新世紀則實現了散文創作的井噴。阿來早年寫詩,后轉寫小說,并以小說《塵埃落地》(1998年版)、《空山》(2009年版)、《格薩爾王》(2009年版)、《云中記》(2019年版)著稱;然而,進入新世紀,他創作了大量散文,代表性作品有:《阿來文集詩文卷》(2001年版)、《就這樣日益豐盈》(2002年版)、《大地的階梯》(2008年版)、《語自在》(2015年版)、《當我們談論文學時,我們在談些什么》(2017年版),以及2018年由陜西師范大學推出五卷本的《阿來散文集》,這包括《成都物候記》《一滴水經過麗江》《大地的階梯》《人是出發點,也是目的地》《讓巖石告訴我們》。由此可見阿來散文創作之一斑。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由河南文藝出版社推出十冊“小說家的散文叢書”,這是由著名小說家韓少功、梁曉聲、殘雪、劉醒龍、邱華棟、張煒、張宇、二月河、劉心武、葉兆言的龐大陣容組成;2020年由花山文藝出版社推出“詩人散文叢書”,這包括商震的《一瞥兩漢》、霍俊明的《詩人的生活》、大解的《住在星空的人》、王家新的《1941年夏天的火星》、雷平陽的《宋朝的病》、翟永明的《水之詩開放在我的靈魂中》、張執浩的《一只螞蟻出門了》等七部。這兩個例子充分說明,散文創作經由小說家、詩人等的廣泛參與而得到極大增容。著名小說家、詩人、戲劇家是如此,大量的普通作家轉向散文寫作盛況更是可以想見。
             
              學者散文成為散文創作中的重鎮。應該說,中國現代以來出現不少學者散文家,像胡適、錢穆、錢鐘書、王了一等頗有代表性。新時期以來,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作家學者化”和“學者作家化”口號的提出,讓一些學者開始投身散文創作,最有代表性的是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山居筆記》在散文乃至文學界和學界產生的強烈震動。不過,也應該承認,新世紀之前的學者散文家并不多,如唐弢、季羨林、費孝通、馮友蘭、舒蕪、金克木等,也未產生整體力量和職業優勢。真正改變這一狀況的是進入21世紀,此時的學者散文家除了老一代繼續發光發熱,主要包括林非、潘旭瀾、謝冕、孫紹振、趙鑫珊、樓肇明、雷達、錢理群、余秋雨、周國平、陳平原、趙園、丁帆、楊劍龍、王必勝、南帆、孫郁、李敬澤、王堯、王干、張清華、李一鳴、徐可、何向陽、王兆勝、王冰、李林榮、張國龍等。以趙鑫珊為例,他在20世紀80年代以《科學藝術哲學斷想》(1985年版)和《貝多芬之魂》(1988年版)享有盛名,進入新世紀后,其創作更是一發而不可收,幾乎以每年一本甚至多本的速度寫作,至今已有數十本,主要散文隨筆集有《人類文明的功過》(2000年版)、《人類文明之旅》(2001年版)、《我感我嘆我思》(2002年版)、《不安》(2003年版)、《我是北大留級生》(2004年版)、《藝術之魂》(2006年版)、《穿長衫讀古書》(2007年版)、《孤獨與寂寞》(2008年版)、《精神之魂》(2009年版)、《上海白俄拉麗莎》(2010年版)、《哲學是最大的安慰》(2011年版)、《哲學是舵 藝術是帆》(2012年版)、《道心之中有衣食》(2013年版)、《語言·世界·存在》(2014年版),等等。從趙鑫珊的學者散文可見,新世紀二十年學者散文的興旺發達。
             
              編輯家的散文創作也是空前高漲。在21世紀前,許多散文家都有編輯經歷或編輯身份,像陳獨秀、徐志摩、孫伏園、張中行、黃裳、董橋等都是;21世紀后,更多編輯加入散文創作行列,并形成了亮麗的風景,取得巨大成就。在此,可列出一個長長的名單,他們是閻剛、周明、石英、王守仁、謝大光、郭保林、趙麗宏、甘一雯、徐南鐵、韓小蕙、王劍冰、劉元舉、穆濤、郭文斌、馮藝、丁建元、素素、馬莉、張燕玲、馮秋子、彭程、劉瓊、祝勇、周曉楓、汪惠仁、楊海蒂、舒晉瑜、張鴻、辛茜、楊新雨、趙韻方、紅孩、聶爾等。編輯家往往視野開闊、現實感強、比較敏銳,這就帶來其散文的新鮮感、變動性和沖擊力。
             
              還有藝術家散文、官員散文在新世紀也不可忽略。就藝術家散文來說,它也是有傳統的,像豐子愷、葉靈鳳、孫伏熙、陳從周、郁風等都寫過不少散文;21世紀以來,吳冠中、黃苗子、黃永玉、范曾、韓美林、洪丕謨、朱以撒、巴荒等寫過大量散文,他們都以其大膽率真、色彩斑斕、生命活靈活現著稱。21世紀的官員散文也值得注意,像王充閭、梁衡、劉長春、劉家科、王本道、劉成起、丹曾、厲彥林、王云奎、王云山等,都有一定的代表性。
             
              最值得強調的是大眾散文寫作,特別是新媒體散文成為21世紀最亮眼的一道強光。有人這樣概括說:“網絡文學20年,從最早的榕樹下到天涯社區‘散文天下’等的文學論壇時代,到博客,再到微博、微信、APP時代,網絡技術不斷更迭,散文的版圖不斷擴張。今天的豆瓣閱讀、騰訊大家、網易人間、‘ONE一個’、簡書以及微信公號積聚著新散文創作的潛能。以豆瓣閱讀為例,活躍的散文作者就有沈書枝、宋樂天、風行水上、黎戈、張天翼、鄧安慶、蘇美等,他們的網絡寫作已經不是偶爾為之,從日常網絡寫作到線下紙媒圖書出版逐漸形成一整套新的文學生產和傳播方式。”③以往,我們往往主要將視野放在精英散文創作,對大眾散文特別是新媒體散文不夠重視甚至不以為然。事實上,正是這一新生事物改變了近二十年的散文生態,也成為全民寫作的有力推手。以黃集偉為例,他雖是50年代生人,卻較早涉獵網絡散文寫作,并且一直保持著長久不衰的創作活力。早在1999年,黃集偉就寫出《請讀我唇》,成為注重民間語詞和大眾文化的新媒體散文;新世紀以來,他先后寫出更多網絡散文,從而形成語言和文化的風暴,對傳統紙媒散文形成沖擊,也是一種了不起的突破,這些作品包括《媚俗通行證》(2000年版)、《非常獵艷》(2002年版)、《冒犯之美》(2003年版)、《習慣性八卦》(2006年版)、《小規模蕩氣回腸》(2007年版)等。有學者將“小散文”“小女人散文”等理解成新媒體散文,于是在以往的傳統觀念下不被重視的散文都被賦予新解,他說:“有人將新媒體散文稱之為‘小散文’,而幾年前還將黃愛東西等人的文章命名為‘小女人散文’,如果不計較其中的價值判斷,我認為稱之為‘小’是大體準確的。”④這樣,許多不被看好甚至承認的“小散文”甚至“小女人散文”都被納入新媒體散文。近些年,新媒體散文獲得更大發展,不論是作者隊伍之眾、作者情況之豐富多樣,還是作品之多、書寫內容與形式之變,都是前所未有的。由于作者不再需要通過“精英文化”選擇,也不必得到正式刊物或編輯的同意,更不用經過長長的出版周期等待;只要合法和愿意,他們就可將寫好的作品發到微博、微信、博客上,并獲得大量讀者粉絲。這不論在時空感、靈活的表達式、語言的簡凝,還是內容的通俗化,抑或是受眾之廣,都是前所未有的,對傳統紙媒散文也是一次歷史性的重大突破。
             
              雖不能將21世紀的前后決然分開,二者之間仍有某些繼承性和延續性,但散文家寫散文的格局已被打破,跨文體特別是全民寫作已成聲勢。在此,最突出的表現在:第一,散文作者隊伍空前壯大,數量也獲得巨大增殖;第二,大歷史文化散文落潮,代之而為日常生活化的散文明顯增多,文化散文也變得更重內在性發掘和表達;第三,散文由面向歷史轉向著眼于現實,特別是讓“散文熱”歸于自然常態;第四,散文的思想文化容量有所增強,表現方式更加多變,短平快的消費散文明顯增多。這就為新世紀散文打開了天地,拓展了空間,帶來了豐富多彩的可能性,也預示著未來的美好前景。當然,也要看到這一轉向包含的隱憂,最突出的是散文文體的碎片化、異化問題,當失去必要的散文標準和敬畏之心,寫作就容易形成“隨意”甚至任性放肆的傾向,就如有人所言:“新媒體對于散文寫作是誘惑也是陷阱,是機會也是危險。寫作者如果善于利用,新媒體就是好用的工具;不會利用,它就是自傷的兇器。作為寫作者置身其中,需要保持一種平衡,保持內心的穩定,即不能淹沒了自己的聲調,又不能為了嘩眾取寵而荒腔走板。”⑤這是對大眾文化特別是全民散文寫作的警示與提醒。當散文寫作被小說、詩歌等文體或大眾文化、消費文化以及公共話語遮蔽,原來的散文家創作也就喪失了,因此今后極需要在“散文家”與“大眾”之間建立良性的辯證關系。
             
              二、從現實焦慮到文化融通
             
              20世紀八九十年代,對于中國而言,既是百廢待興、開放進取和思想解放的大好時光,也是問題多多、急于改變和憂心忡忡的焦慮時期。這在散文中表現得尤其突出。進入新世紀后,盡管以往的情況仍然存在,但散文在文化立場和態度上開始走向平和融通,尤其是近年來散文的文化自信愈加明顯地表現出來。
             
              首先,從“峻急不平”走向“從容平和”。改革開放初期,巴金的《隨想錄》很有代表性,它主要表現為強烈的反思性和批判性,季羨林《牛棚雜憶》等大量散文也是如此,其不平之心與焦慮之氣非常突出。與此同時,一些不滿于當時社會不公的散文很有力量,像冰心就針對知識分子待遇不公問題在寫出《無士則如何》,臧克家的《博士之家》為博士所處的較差的生活環境吶喊,林非的《招考博士生小記》也為報考博士的學子前途深懷憂慮。張承志在1993年寫的《清潔的精神》中大膽批判現實,他說:“由于今天泛濫的不義、庸俗和無恥,我終于遲遲地靠近了一個結論:所謂古代,就是潔與恥尚沒有淪滅的時代。”他又說:“關于漢字里的‘潔’白,人們早已司空見慣、不假思索、不以為然,甚至清潔可恥、骯臟為榮的準則正在風靡時髦。潔,今天,好像只有在公共場所,比如在垃圾站或廁所等地方,才能得見這個字了。”⑥然而,到了新世紀,這種情緒開始改變,一種平和自然、從容淡定、泰然自若的文化情懷逐漸形成。如周國平在新世紀先后出版《安靜》(2002年版)、《內在的從容》(2009年版)、《把心安頓好》(2011年版)、《愿生命從容》(2015年版),郭文斌的《尋找安詳》(2010年版)、季羨林的《一生自在》(2019年版),都圍繞這樣的“寧定”的核心詞展開,從而顯示了內心的從容淡定、和諧快樂。郭文斌曾表示:“在我看來,天災是因為自然失去了安詳,人禍是因為人心失去了安詳。”“為此,2006年,我提出了安詳主義的概念,并嘗試著進行了一些實踐。”“讓我驚喜的是,在安詳主義影響下,不少問題學生得以改變,不少問題家庭得以改變,不少心靈疾患得以痊愈。從此,每逢我們搞一些公益活動,那些從中受益的同志就會聞風前來做義工。”“安詳主義之所以能夠應對社會危機,是出于對人,特別是現代人最大痛苦的體認。”⑦賈平凹的《愿一生從容》(2016年版)是一本寧定之作,五章題目分別是《愿一生從容安寧》《靜心面對這個世界》《歲月綿長,時光難再》《人生的自在之旅》《當下就是永恒》,不看內容只看題目,即可見出此時的賈平凹一改20世紀90年代的焦慮,變得智慧安詳了。林非有一本書名叫《春的祝愿》(2002年版),在林非的新世紀散文中充盈著“美好的祝福”這一敘述模式,也是“因為心中有大愛,因為眼中有美好的希冀,因為對于世間的人與事有更多的同情之理解,所以林非散文總有希望的大光照耀”⑧。在自信、自覺、自愿、自愛、自尊、自得、自由、自在中,新世紀散文進入了一個新時期,一個充滿同情、理解和智慧的天地。
             
              其次,從追慕西方轉向中西文化融會。眾所周知,受五四以來的現代思想文化影響,20世紀八九十年代是一個全面向西方學習、大膽拿來的時期,也形成理論和方法的“唯西方是從”傾向。有學者指出,在“方法論熱”高潮過去以后,還常常聽到方法論變革是“全盤西化”,“新名詞、新術語狂轟濫炸”等指責⑨。不少人從現代主義甚至后現代主義角度倡導散文變革,貶低、反對甚至否定傳統的散文路數,提出散文應向西方學習,走出過于熟悉的慣性創作路徑,探索陌生化甚至晦澀的審美方式。有人強調散文的“濃度、深度、密度”⑩,有人贊同散文的“四不像”“非驢非馬”“騾子文體”⑪,余秋雨甚至用現代性的眼光,簡單否定中國毛筆文化,認為它是:“過于迷戀承襲,過于消磨時間,過于注重形式,過于講究細節,毛筆文化的這些特征,正恰是中國傳統文人群體人格的映照,在總體上,它應該淡隱了。”⑫然則,進入新世紀,散文開始在中西文化上獲得新的理解和支撐,也有了辯證理解和融通的可能,給人豁然開朗和一平如鏡的清明,也有了靜水流深的感覺。以朱以撒的散文為例,在《進入》一文中,他用“釘子”作隱喻,反思現代性的弊端:認為將釘子隨意釘在墻上、樹上、木板上,都令人有些不忍。作者還將都市的高樓大廈視為一種特殊釘子,是進入地球這一大地母親的釘子。另外,對于毛筆文化,朱以撒有著與余秋雨不同的理解,他說:“站在文房四寶面前,心就平息了下來,這都是一些慢時代的自然之物啊。石頭刻成的硯臺,松煙油煙燒制成墨塊,竹子做的筆桿,禽獸毛羽做成的筆毫,它們是如此這般樸實地融在一起,而用來研墨的水,澄澈清潔,與墨相交時,華滋烏亮。至于宣紙,是用檀樹皮等植物做成的,同樣潔白柔軟且有韌性。在這些材料面前,自然氣息升浮,很可以遙想古人在如此情調的書案前,內心是如此快適,揮毫騁懷,快何如之。”⑬這是對于毛筆文化的自信,有助于彌補現代化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偏向。張煒、韓小蕙、穆濤、彭程的散文都有將現代與傳統相融合的特點,從而在自信從容中進行價值判斷與智慧選擇。張煒的《讀〈詩經〉》(2019年版)既是對往昔充滿敬意的回望,也是用現代性思想進行燭照與識別,其中充滿溫暖、敏銳、反思與批評。韓小蕙的《協和大院》(2019年版)用一種現代的思維條分縷析,同時又用常識、平常心和美感編織那些境界高尚的人與事,給人以積極進取與美好盈然的溫潤之光。穆濤的《先前的風氣》(2013年版)主要是談中國古代文化的,像“信史的溝與壑”“《漢書》告誡我們的”“中國文化的氣質”等,在耐心打開歷史文化的皺折中,現代意識常讓作者有點石成金之妙。彭程的《急管繁弦》(2008年版)在看似緊張的音調中包含著內在的文化從容,以及對于生活、人生、生命的理解。像《父母老去》有一種生命落花流水的隨意而安,《快樂墓地》并不將生死做嚴格區分,這是生命意識和文化情懷的自然開放。概言之,新世紀散文已超出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一元化的文化困局,而是在兩腳踏中西文化中獲得一份自信與超然,并確立了自己的主體性和創造性,情思和行文也自然和自由多了。
             
              最后,對創新性有了更加寬泛、包容、辯證的理解。21世紀以前,創新一直是個關鍵詞,有創新則活,無創新則死,于是文學創作和研究進入一個單一的發展向度。散文也被這股創新思潮裹挾,作家一直在試圖努力突破和創新,研究者也以創新作為作家作品得失高下的關鍵。由于與小說、詩歌等文體的創新性比,散文相對保守,因此被視為跟不上時代的落后文體,于是批評、譴責、否定散文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有人甚至提出這樣的觀點:散文走的是一條下坡路,是失魂落魄的⑭。也是在此意義上,散文一直不為作家和學者重視,創作和研究處于邊緣化狀態。也是在這一創新觀念底下,許多傳統散文樣式特別是抒情散文遭受冷遇和貶值,認為它過于老套和跟不上時代變革,傳統散文的短小精致也被視為小格局,難以容納豐富變化的新形勢,于是,跨文體散文和大歷史文化散文受到熱捧。但是,新世紀后,人們開始反思大文化散文的得失,有人直言“不讀文化大散文的理由”⑮,也有人不將“創新性”作為衡量散文的絕對標準,希望在繼承上創新發展,繼承與創新相得益彰⑯。其實,對“變”與“常”不能做機械理解,而應賦予其更豐富的歷史哲學文化內涵,就如有學者所言:“一陰一陽之變即是常,無窮綿延,則是道。有變有消失,有常而繼存。繼存即是善,故宇宙大自然皆一善。”⑰散文的創新性也是如此,只講“新變”,那就難免“消失”而不存;它的“變”應包含于“常”中,這樣方能“無窮綿延”。以新世紀二十年的情感散文為例,這樣的作品甚多,按“創新性”標準對之一定不以為然,因為在不少人看來,親情、友情、師生情、鄉土情從未間斷,又有幾多感情可訴,它們能超出韓愈的《祭十二郎文》、沈復的《浮生六記》、朱自清的《背影》、巴金的《懷念蕭珊》、張潔《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嗎?然而,新世紀卻出現不少抒情散文名作,成為不可忽略的存在,如閻綱的《我吻女兒的前額》、林非的《浩氣長存》、周國平的《妞妞——一個父親的札記》、彭學明的《娘》、孫曉玲的《搖曳秋風遺念長》、朱鴻的《母親的意象》、蔣新的《一雙三十年沒握過的手》、李登建的《血脈之河的上游》等。王月鵬的《懷念燁園老師》寫的是文友加師生情,有撼動心魂之力,作品敘述劉燁園的臨終遺言,充滿詩意、感恩與祝福。信中寫道:“我累了。靈魂告訴我,我將在一處聽得見水聲的山道拐彎處,靠在一根倒塌的百年枯樹根部,躺下,休憩——僅此而已,與死亡無關,與所謂的儀式們無關。我感謝你們讓我相遇、相識、相認,感謝你們沒有嫌棄,讓我這個弱點滿身的同伴拖拉在隊伍的最后,感受著你們思想和藝術的清寂和純粹,負疚地相隨相伴了這么久。我感謝巴烏托夫斯基,年輕時在他的著作里我讀到這樣的細節,在古老、荒涼的海灘,在月光與海水的光影里,立著一塊斑駁的石碑,上面刻著:紀念那些未能從海上歸來的人們。這個句子凝聚著多么復雜的深遠思緒,蘊含著命運與時間、蒼涼與終極、風暴與搏斗、悲壯與微笑等等鮮活的場景,信使死了,信息長存。有些句子是能夠復活一切的,有些句子要有盡有。”信末,有這樣的話:“我還是喜歡以原始的書信來交流,因為字跡里有神態有溫度有情懷,有真實的心跳,真好。朋友們,祝你們在自己的命運里完成自己。劉燁園2019.6.8。”王月鵬的悼文平淡敘述,對劉燁園的懷念深入骨髓,劉燁園的留言詞簡意豐、博大深沉、自然淡定,但如錢塘江潮水般沖破我們的情感堤壩,這是“創新性”標準難以包含的,卻是會在心中長久生長和留存的好散文。
             
              從心靈、情感、思想、文化的意義上說,散文不是分裂的,更非絕緣,而是在深刻的矛盾沖突中找到一個支點,一種化合的源泉與偉力,這是一種在彌合、融通后的再造和重生。在此,新世紀散文突破了以往的堅硬板塊,進入一個具有超越性、得以提升和醇化的境界,于是,它就有了撥云見日般的美好感受。
             
              三、從“人的文學”到天地境界
             
              1918年,周作人提出“人的文學”⑱,自此,它就成為人的個性張揚、人的大膽解放的代名詞。這對以往的中國古代文學忽略人是一次根本突破,也為人道主義和人性思考確立了基調。不過,這一觀念最大的問題是過于強調“人”,將人從天地自然中分離出來,從而導致新的弊端。其實,在天地宇宙中,人固然處于生物鏈頂端,對別的物種具有某種決定權;但也要看到人的局限,人只是天地中的一分子,應學會與萬物和諧共處。21世紀之前,中國散文就有對于“人的文學”的反思,之后這一趨勢逐漸加強,并形成不可忽視的文化態勢。
             
              關注萬物的散文越來越多,這成為新世紀以來的一大趨勢。由于中國新文學以“人的文學”為旨歸,作家作品注重塑造典型人物,天地萬物越來越退居次位,在一些作家筆下變得越來越不重要。不過,比較而言,散文對于“物”的關注要多一些,魯迅的《野草》和《朝花夕拾》是如此,郁達夫的《故都的秋》和關于閩地游記是如此,許地山、何其芳、葉靈鳳、陳從周、朱自清、鐘敬文等人的小品也是如此。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臧克家、孫犁、汪曾祺、張曉風、賈平凹、張煒、周濤、鐘鳴、葦岸、楚楚、鮑爾吉·原野等也都寫過大量“物”的散文。然而,真正在萬物描寫上傾注心力者還是進入新世紀以后,許多散文家全力寫“物”,并具有博物學、生物學、動物學、民俗學、地域學的特色。以蔣藍為例,他在新世紀先后出版散文隨筆集《正在消失的詞語》(2002年版)、《感動香煙》(2002年版)、《玄學獸》(2004年版)、《鞋的風化史》(2004年版)、《動物論語》(2008年版)、《豹典》(2016年版)、《極端植物筆記》(2017年版)等。這些描寫角度新穎,思維敏銳,多有見地。還有一些寫“物”的散文集,它們分別是阿來的《成都物候記》(2019年版),杜懷超的《一個人的農具》(2011年版)、《蒼耳消失或重現》(2016年版),彭家河的《瓦下聽風》(2017年版),祖克慰的《動物映象》(2018年版)、《鳥聲中的鄉愁》,王族的《懸崖樂園》(2001年版)、《狼界》(2007年版)、《獸部落》(2008年版),鮑爾吉·原野的《草木山河》(2012年版)、《水碗倒映整個天空》(2014年版)、《流水似的走馬》(2017年版),周曉楓的《鳥群》(2000年版)、《巨鯨歌唱》(2013年版),潘向黎的《茶可道》(2011年版),劉梅花的《陽光梅花》(2011年版),張煒的《讀〈詩經〉》(2019年版),傅菲的《故物永生》(2017年版)等。當然,新世紀寫“物”的單篇散文就更多了,可謂數不勝數。天地萬物是如此豐富多彩,它們像長了翅膀飛到作家身邊,成為被著力描寫的對象,這與新世紀之前的散文更重人物描寫形成鮮明對照。
             
              天地萬物已由“賓語”變成“主語”,這為新世紀散文帶來觀念轉身。眾所周知,以往散文寫“物”往往是不及物的,即使寫“物”也主要是人的視角或用擬人化手法。新世紀散文寫“物”開始悄然變化,即有時讓“物”獲得主體性、靈性、神圣。換言之,在新世紀不少散文家筆下的“物”與“人”形成一種辯證關系,是在互映之下的對語。這就改變了中國古代散文中“人”的缺失,也超越了中國現當代散文長期以來過于強調“人”,但對“物”茫然無知的狀態。其一,理解物性,與物會通,人以一個“聽者”而不是“言說者”身份傾聽萬物的心聲。所以,熊育群在《連爾居》中表示:“我覺得自己是一根草,一顆石子,散發著一種荒涼之氣。”他在《神秘而日常的事物》中又寫道:“有一群麻雀像幾片樹葉飄過路面;一個老嫗,走在馬路邊的粉墻根下,邁動步子就像忘記了是自己在走路,我聽得到腳步踩痛砂粒的聲音。”杜懷超在《蒼耳:消失或重現》中說:“蒼耳,難道是大地上的一只渺小而又巨大的耳朵?渺小是她的形狀,巨大是其聽覺里海納百川的情懷。貼近大地的深處,諦聽天下黎民百姓的疾苦?越卑賤的植物越是能夠保持清醒與靜謐,寧靜致遠。”郭震海在《草木人生》中說,“樹是有靈性的,它和人類共同生存在同一片藍天下”,“大樹之間肯定也會對話”。賈平凹曾感嘆:自己到山上閑逛,次數多了,看得多了,總覺得:那些靜默的石頭變成了“我”,我則變成其中的一塊“石頭”。其二,以物為師,從中悟“道”。莊偉杰從《一棵移植的樹》中體會到:“一棵生命樹,從一個空間移居到另一個空間。樹影像它的名字,令我充滿綠色的幻想。”“一棵移植的樹,以沉靜的姿態立于岸上,自然,從容,滿懷渴望,近乎決絕。或清晰或朦朧,儼若一道風景。不愿蕭瑟,不僅守望,只為自由式地生長和呼吸。”吳佳駿這樣描寫李花:“我在屋內聽到李花在說夢話——它說它開花,不是為了結果,而是對黑夜的承諾,對夜雨的守候,對一棵樹的年華的記錄;它說它的盛開,是異鄉人的一個夢,是黑夜里的一縷香;它還說它的寂寞的開放,是為一個常年坐在樹下的抽葉子煙的老人,和一個在春天的田野上割草的孩子;以及一個蹲在池塘邊垂淚的洗衣裳的女人,和一只年年都在春夜里飛來盜取它的花香的小飛蟲。”⑲不是人對李花說話,而是人聽李花說話,聽李花說夢話,這就克服了人的局限和誤區,打開了一個更大的時空天地。其三,以敬畏之心與天地自然萬物保持“齊一”。有作者寫道:“我們到了大自然里,行動要輕柔,心要常懷敬意,以免驚嚇了這些小小的精靈們。”⑳這樣的心緒對于克服人的欲望的無限膨脹和以自我為中心,是非常必要也是頗有意義的。
             
              有助于理解“天之道”和獲得新的人生智慧。作為一種智慧,一是“人之道”,即凡事按人的法則、人生的原則行事,于是獲得生命的感知和理解;二是“天之道”,即超出人的視域而進入天地情懷,從而獲得一種所謂的“天啟”。如對孔子與老子加以比較就會發現:前者遵循的主要是“人之道”,后者則信奉“天之道”。所以,一本《道德經》才能突破人的理解、進入別樣的天地,“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這句話才能獲得哲學的力量。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散文中,也不乏關于“天之道”的思考和理解,像賈平凹的《丑石》即是代表;不過,進入新世紀,通過格物致知探討“天之道”的散文明顯多起來,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更為博大的世界宇宙,也進行了形而上的哲思。如對于聾啞人,范曾說過:“鈍于言說中敏于心靈。”“相反的,那些嘮叨的、多話的、聲嘶力竭的、唾沫星子直噴的人大體思緒混亂。”“單純中的豐富、沉默中的深思使聾啞人比較容易接近道之所在。”㉑這是以老莊的“天之道”批評和反思“人之道”。魚禾通過仰望星空,體驗其無窮無盡,特別是時間與生命在同在中的間隔與錯位,所以她說:“我正在看著的是它們曾經的模樣,是人類沒有出現以前的模樣,就是說我和它們并不在同一種時間之中。或許此刻它們已經消亡了,我看到的不過是它們消亡以前投射的光芒。那么,我和它們也不在同一空間里。從始至終,我們一直處在這樣的隔絕里,在這龐大不可思議的詭異中,在一種絕對的被動里。”㉒這是關于時間與存在的形而上思考,對于打破人的固化思維有啟示作用。由此可見,新世紀散文有“天之道”作為價值支撐,所以能有較高的站位,獲得真知灼見,超越“人”的成規和局限性。
             
              當然,新世紀二十年中國散文還有這樣和那樣的問題,需要今后繼續探索發展。這主要表現在:第一,散文的經典化意識不強,許多作品過于隨意和散漫,碎片化傾向積重難返,這需要從觀念和細節上實現突破;第二,散文的文體意識薄弱,在強調跨學科和跨文體寫作的同時,對于散文的概念、內涵、形式還要做出科學理解,這不僅包括一般大眾作者,就是著名作家和散文研究者也不例外;第三,散文的探索創新性不夠,在強調繼承時,萬不可陷入平庸,也不能滿足于自說自話和自我重復,這需要借鑒改革開放之初的開創性,進行有思想、文化、智慧的深度探索,避免模式化和類型化寫作;第四,散文滯后于時代發展,特別是未能獲得散文的文化自信,更沒有與國家的戰略發展相結合,這必然導致散文失去讀者和長久的生命力。某種程度上說,散文是最具社會化的文體,它應以其敏感為這個復雜多變的時代把脈,以改變當下滯后于時代的狀態。
             
              (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兩岸現代中國散文學史料整理研究暨數據庫建設”的階段性成果,項目批準號:18ZDA264)
             
              注釋:
             
              ①白燁:《勢頭迅猛形態漫泛變化深刻——新世紀文學十年掃描》,《紫光閣》2011年第3期;徐勇:《兩個20年與兩個時代:關于新世紀文學與新時期文學關系的考察》,《文藝評論》2018年第4期;張頤武、李振、李丹:《“新世紀文學20年:回顧與觀察”筆談》,《山花》2019年第10期。
              ②林非:《對當前散文創作趨勢的思考》,《散文的昨天和今天》,廣東人民出版社,2016,第96頁。
              ③朱婧:《網絡新媒體滋長起來的新散文》,《人民日報·海外版》2019年10月2日。
              ④王義軍:《新媒體散文的時代》,《2001年最佳新媒體散文》,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第1頁。
              ⑤《20位作家云暢談新媒體散文寫作》,《文藝報》2019年6月1日。
              ⑥張承志:《清潔的精神》,安徽文藝出版社,1994。
              ⑦郭文斌:《安詳是回家的路》,《芳草》2011年第12期。
              ⑧王兆勝:《娓娓道來知心語——論林非散文的敘述模式》,《江漢論壇》2012年第2期。
              ⑨朱立元:《我記憶中的1985年“方法論熱”》,《文藝爭鳴》2018年第12期。
              ⑩劉燁園:《新藝術散文札記》,《鴨綠江》1993年第7期。
              ⑪李孝華:《新散文的審美特征及其成因》,《散文》1989年第2期。
              ⑫余秋雨:《文化苦旅》,東方出版中心,1997,第246頁。
              ⑬朱以撒:《書法修身 緩慢遞進中品味真情》,《光明日報》2011年9月5日。
              ⑭黃浩:《當代中國散文:從中興走向末路》,《文藝評論》1988年第1期。
              ⑮謝有順:《不讀“文化大散文”的理由》,《散文百家》2003年第2期。
              ⑯王兆勝:《中國散文理論話語的自主性問題》,《美文》2017年第8期。
              ⑰錢穆:《晚學盲言》上,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第80頁。
              ⑱周作人:《人的文學》,《新青年》第5卷第6號,1918年12月7日。
              ⑲吳佳駿:《此岸與彼岸》,《天涯》2019年第5期。
              ⑳熊亮:《萬物如果開口說話》,《散文》2019年第6期。
              ㉑范曾:《寂靜的世界》,《北京文學》2007年第8期。
              ㉒魚禾:《界限》,《人民文學》2018年第5期。
             
            來源:《南方文壇》 
            作者:王兆勝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1205/c404034-31956279.html
             
             
            重庆福彩网 www.tanglay.net:旌德县| www.spiritspace.net:榆社县| www.beautyincarnate.com:竹北市| www.monkeyresorts.com:中宁县| www.genericdrugonline.net:洱源县| www.shamrockestatesaz.com:廊坊市| www.divided-games.com:兴业县| www.lgtopc.com:禹州市| www.troop100bsa.com:尉犁县| www.nigumian.com:四平市| www.mosmedia.net:定远县| www.leg7.com:兴山县| www.gamehostingreview.com:滦平县| www.better-pm.com:哈尔滨市| www.izhuoji.net:临沂市| www.matiastroncoso.com:龙陵县| www.blackpigfestivalenniscrone.com:南昌县| www.singlemotorcycle.com:富顺县| www.izzedu.com:泌阳县| www.jam-bg.com:保山市| www.mmn2015.org:顺昌县| www.687090.com:托克逊县| www.xiangyanwz.com:合水县| www.bloggerjomblo.com:汝南县| www.egehannakliyat.com:焉耆| www.926379.com:德州市| www.alpacascanada.com:积石山| www.lsquaredsalon.com:北川| www.loucolagiovanni.com:钦州市| www.xizig.com:昌平区| www.dcbaowencp.com:栖霞市| www.evbpower.com:大渡口区| www.sufeautolights.com:平陆县| www.cccsyxt.org:灵宝市| www.imaxsurfacecoating.com:宜宾市| www.np755.com:察隅县| www.zhgtymodel.com:陵川县| www.yaoniewg.com:沂南县| www.blueknightspavi.com:华容县| www.trinhtuyetlinh.com:甘孜县| www.royaltyaffairs.com:凌云县| www.directequipement.net:江油市| www.debibaker.org:桑植县| www.rivercityrugby.com:三明市| www.panda-host.net:柞水县| www.goodnewsbro.com:濮阳县| www.fedormatsko.com:方正县| www.chiemlamdep.com:西宁市| www.concreteinanyform.com:防城港市| www.77neo.com:拜泉县| www.ouruolai.com:烟台市| www.fukuoka-m.com:新兴县| www.cjbrw.cn:陆良县| www.ccchz.com:广河县| www.trade-perfect.com:齐河县| www.zppcloud.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tagged-login.com:句容市| www.amerous.com:长岭县| www.blackpigfestivalenniscrone.com:资兴市| www.zhouyuzheng.com:铜鼓县| www.yifanhaigou.com:资溪县| www.meimeihaose.com:来安县| www.anoscampagnes.com:满洲里市| www.zl1234.com:饶平县| www.cp3929.com:图们市| www.myomahaphysicaltherapy.com:福清市| www.luckysundays.com:孟连| www.dayurexian.com:龙岩市| www.dadatu66.com:英吉沙县| www.aaronbown.com:南漳县| www.221275.com:宕昌县| www.onlinesocialnetworkingsite.com:湾仔区| www.jinlanwanmuye.com:淳安县| www.hg39789.com:崇仁县| www.maison-den-haut.com:治多县| www.gsjrm.cn:元朗区| www.lakehousemitchell.com:泰州市| www.cxm5.com:广宗县| www.santogiuseppe.com:绩溪县| www.jdmdw.com:大兴区| www.boostbob.com:阿勒泰市| www.shlsdp.com:申扎县| www.coimbratrail.com:通城县| www.j1wt.com:称多县|